150407-oxford-b.jpg

历史的沉淀

牛津是一所有900多年历史的学校。在牛津的历史上也走过很多的弯路,留下了许多血腥的事件。譬如说Town & Gown 的冲突,学者和市民的矛盾激化,死伤若干,于是一小部分学者远走建立了剑桥。(oyeah 我们是爸爸) 而剑桥的一小部分人去建了哈佛。(oyeah 我们是爷爷)。
在这样900多年的沉淀下,整个学校的浮躁之气就被磨平了,渐渐地多了踏实。整个城市的速度都很慢,学期间晚上随处可见穿着长袍去dinning hall参加formal dinner 的学生。许多传统一留就几百年,虽然有微小的改动,依然是几百年的传统(赛艇比赛,5月1跳河,考试戴康乃馨,长袍正餐,拉丁祈祷等)。历史感太强,学生的存在感就减弱。学校亦没有灌输“你是主人,今天你以牛津为荣明天牛津以你为荣”的念头。牛津校训就是简单的一句拉丁文"Dominus illuminatio mea". 主是我的亮光。

而虽说北大亦有百年历史,但经历过各种战乱,沉淀的时间还是不够多。希望以后北大也可以有流传几十年几百年的独特传统。

师资力量

没有世界一流的老师,谈何世界一流的学生? 诚然,不是所有一流的学生都是师从一流的老师的。但大部分一流的学生都师从一流的老师。

北大有很多非常有风度的老教授,听一堂课受益一生。他们在国内绝对是顶尖人物。但除了中文及相关专业,站在世界的高度上再来看他们的水平呢?世界级的大师,真没几个。不过,不是电视上出现新闻上出现的那一两个教授就能代表整个北大。

而牛津一贯都是试图从全世界请教授来,但英国国力衰退太快,现在很难抢过美国。所以师资力量渐渐地在衰退。前一段还有个北大-牛津的朋友感慨,咱们没出生在好时代。早出生80年,一听说牛津留学,回国都是金光闪闪的大师。80年后,在牛津留个学回国和北大学生也并不差很多。 从这个角度来说,这些年来北大进步了不少。 

牛津的学生比起英国非牛剑的学生就好很多么?未必。清华北大的学生比起非清华北大的学生就好很多么?一样未必。每个国家有多所高校崛起挑战原本那一两所的教育垄断地位,这是好事儿。

资源保证

这来自于之前图书馆应不应该对公众开放的问题。清华北大学生提出暂不应该对公众开放,因为现在去图书馆已经需要占座了。于是遭到各种指责“自私”“北大已死”“把人画成三六九等”“清华北大是纳税人的钱建的凭什么纳税人不能看书”等等。

牛津这个小城怕是图书馆密度最高的城市之一。城中有超过50座图书馆。在对公众开放这一点上,牛津大学图书馆“只对其余英国高校的研究型学生注册开放”。换句话说,其他学校的PhD学生是可以来的。而每个系的图书馆亦不对其他系的学生开放。牛津是学院制,我是Trinity college 的学生我就进不去St John's college 的图书馆。 从社会的角度谈,或许这样的措施是一定的资源浪费。但,在现有资源不能做到公平对待所有人的情况下,物尽其用也许是个更好的选择。把资源提供给更有需要的人。牛津做到了尽力提供给自己的学生最好的资源。

而北大,不开放,好多人骂“北大已死”。开放了,图书馆和教室现在已经不够了,学生能学习的地方更少了,学生学习质量下降。好多人继续骂“北大的学生给世界一流提鞋都不配”。 这样来说,北大也很为难啊。

国民态度

国内一听说北大,大部分人都会立刻指着你对自己孩子说,你看人家姐姐多努力学习,你还玩。 然后又转向我说:“你快教育教育我家孩子你是怎么学习的。” 之后就会转去问你的工资。甚至我听到过人家嘀咕说“北大的学生才挣这么点钱”。

这其实是一件很无奈的事情。英国也做的不够好,比国内略好些。英国整个国家高度依赖于金融业,所以很多人毕业之后都转去学金融。国内则大部分人都是以挣钱多来衡量成就高低。这点来说我觉得可能还是俄罗斯做的比较好。lab的俄罗斯人跟我说,科学家在俄罗斯最受尊重地位最高。

学术态度

整个国内的研究风气一团糟。这导致了大部分真正有志于学术研究的人转去国外做学术。从而大家都知道,要想真正做学术,国外环境更好一点。从而恶性循环。当我们的科技已经比人落后很多的时候,我们的很多创新,不过是人家玩腻的东西。我们的起跑线已经比很多国家晚了几十年,跑的再快,也是要先追赶上,再来超越。 从教学角度来看,最大的不同是我们重点教“这件事怎么做”。西方国家重点教“为什么要做这件事”。 即便北大,依然还是“这件事怎么做”为重点。

学生自己的态度

@马啸 说的非常好,北大有很多学生在学自己不喜欢的专业。甚至为了进北大而去一些自己不喜欢的专业再努力转系。

我自己没参加高考,一直喜欢计算机竞赛,从小学开始参加。高二拿到全国NOI22名保送。 所以我一直对保送制度有好感,毕竟自己是受益者。多谢国家当年给了我一次重新做人的机会。我高中几乎没有死记硬背过政治,也没有写过多少篇为了高考而写的作文。基本上都是在做自己喜欢的事。

英国这边的高中生是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几项科目来学习并参加考试,并不需要考试全部。于是我就看到我的邻居物理博士给我的两个神学博士邻居讲什么是sin 什么是cos,讲到tan的时候神学博士感慨" oh!amazing!!!" 而后我就一脸黑线地飘出了厨房。

高考制度让很多有才华却不是全才的人未能获得与其能力相对应的教育。而以金钱来衡量成就的社会又会再埋没一批有才华却意志不够坚定的人。至于大学生每天都在做什么,北大和牛津的大学生都是普通大学生,不是神。从学生智商角度来说,没什么区别。

最后,北大从未赶上过世界一流学校,但不可否认的是北大一直在努力追赶。诚然北大现在有很多不尽人意之处,但他始终在努力为自己的学生提供更好的环境。只要还有一个北大人在,北大就不会死。 

很多事情,说起来很容易。每个人都可以列出若干条“北大应该怎样怎样”。校长书记他们都知道。我相信每个学校的校长都是最希望这个学校好的人之一。只是很多时候,有些事情真的是明知应该却不能做,明知不该却不得不。 我敬佩每个敢于站出来做“应该做”抵制“不该”的事情的人。也尊重明知应该却不能做的人。

(原文转载自知乎,学岛网尊重和鼓励作者创造的内容,所有转载均经过作者本人同意授权使用。)

珵cici

牛津大学计算机博士, 微博http://weibo.com/ciciatc

关注Ta 查看Ta的其它文章
若有任何问题,无需登录,直接在下方留言,向作者和小编提问
为了让我们更好的解答你的问题,可以简单介绍下自己
按住二维码可以扫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