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中信银行私人银行与胡润研究院联合发布《2016中国高净值人群出国需求与趋势白皮书》(Going Global: Trends of the Chinese HNWI 2016)。这份56页的专业报告,是一本全面解读中国高净值人群出国需求现状与趋势的首创综合性白皮书,共分五大部分(本文截取了其中的四部分):


海外金融投资:


近五成的高净值人士表示会继续增加海外金融配置。目前这些人的海外金融投资已占他们投资资产的16%。


高达八成以“资产配置,分散风险”为海外金融投资的最主要目的;其次才是财富的“保值、增值”,占67%。有趣的是,“为将来个人养老做准备”也占到三成。投资理念比较保守,外汇存款是他们海外金融投资配置中最普遍的产品,比例高达63%;其次是保险占比45%。


近八成选择银行为海外金融投资的最主要渠道;其次是证券/基金/期货公司,占比47%,再次是保险/保险代理公司,占33%。

 

海外置业:


已置业海外的高净值人群在海外平均拥有2.3套房产。投资是他们海外置业的最主要目的,占比75%;其次是子女教育居住,占比56%。


移民机构和国际房产咨询公司是他们海外置业最多使用的两种渠道,将近一半通过移民机构,43%通过国际房产咨询公司。


美国绝对是中国高净值人群海外置业最喜爱的国家,选择率高达66%。其他位列前五名的国家依次是澳大利亚(14%)、加拿大(10%)、英国(5%)和日本(4%)。

 

海外移民:


已移民海外的高净值人群有六成以上因子女教育而选择移民,考虑环境污染,改善居住环境的比例也高达56%,其次是医疗和社会福利,分别占46%和42%。


本地适应性是移民后遇到最多的问题,包括语言沟通障碍、文化融入、生活环境适应难、当地税收等。


未来高净值家庭成员将拥有不同国籍。很多高净值人群家庭的不同成员在不同时期拥有不同的海外发展诉求,申请不同国籍的绿卡将成为未来发展趋势。

 

海外教育:


高净值人群送子女去海外接受教育最主要是为了寻找优质教育资源,其次是锻炼子女独立、社交、创新等能力,以及充分发挥及培养子女的兴趣、爱好、特长等。


子女海外教育低龄化趋势明显,六成以上人群选择高中及以下学龄阶段送子女出国接受教育,其中选择高中阶段的占比42%,选择初中阶段的占比16%。也有超过一半选择大学阶段。他们一般会提前2年左右为子女准备海外留学。


美国绝对是中国高净值人群送子女出国留学最青睐的目的地,高达65%的受访者选择;其次是英国和澳大利亚,分别占比19%和11%。


四大部分的详细解读:

 

1. 海外金融投资需求不断上升,分散风险的理性投资是未来投资的主要方向

 

从本次拥有海外金融投资背景的高净值人群中调查发现,“资产配置,分散风险”是他们海外金融投资的最主要目的,考虑占比高达80% ;其次才是财富的“保值、增值”,占67%。有趣的是,“为将来个人养老做准备”也占到三成。对于资产1亿元以下的人群,相对较多考虑“为子女海外留学做准备”和“为将来个人养老做准备”,而资产1亿元以上的人群相对较多考虑“增加资产私密性”和“合理避税”。

拥有海外金融投资背景的这部分高净值人群个人用于投资的资产占他们总资产的54%,而海外金融投资已占他们投资资产的16%。

 

他们在海外金融投资方面比较保守,外汇存款是他们海外金融投资配置中最普遍的产品,比例高达63%;其次是保险占比45%,然后是股票占比41%。其中女性在外汇存款、保险和标准理财产品选择上明显高于男性。信托和VC/PE在资产1亿元以上人群中有比较明显的倾向,占比均超过了25%。

近8成高净值人群选择银行为海外金融投资的最主要渠道;其次是证券/基金/期货公司,占比47%,再次是保险/保险代理公司,占33%。

 

随着中国经济全球化的战略布局,高净值人群对海外金融投资的关注度和需求日益增加,近五成的高净值人士表示未来会继续增加海外金融配置。资产1亿以上的高净值人群中,超过六成表示会增加未来在海外金融上的投资额度。

2. 投资和子女教育居住是海外置业最主要的两个需求

 

已置业海外的高净值人群在海外平均拥有2.3套房产。投资是他们海外置业的最主要目的,占比75%;其次是子女教育居住,占比56%。

移民机构和国际房产咨询公司是他们海外置业最多使用的两种渠道,将近一半通过移民机构,43%通过国际房产咨询公司,排在第三位的是海外当地房产中介,占比39%。

美国绝对是中国高净值人群海外置业最喜爱的国家,选择率高达66%。其他位列前五名的国家依次是澳大利亚(14%)、加拿大(10%)、英国(5%)和日本(4%)。

3. 未来高净值家庭成员将拥有不同国籍

 

已移民海外的高净值人群有六成以上因子女教育而选择移民,考虑环境污染,改善居住环境的比例也高达56%,其次是医疗和社会福利,分别占46%和42%。投资移民是他们最主要的移民方式。

本地适应性是移民后遇到最多的问题,包括语言沟通障碍、文化融入、生活环境适应难、当地税收等。

未来高净值家庭成员将拥有不同国籍。虽然目前高净值人群申请移民多数是以家庭为单位,而实际上很多高净值人群家庭的不同成员在不同时期拥有不同的海外发展诉求,随着他们国际化的视野和观念的转变,申请不同国籍的绿卡将成为未来发展趋势。

 

4. 低龄化的趋势下留学目的地选择呈多元化趋势

 

高净值人群送子女去海外接受教育最主要是为了寻找优质教育资源,其次是锻炼子女独立、社交、创新等能力,以及充分发挥及培养子女的兴趣、爱好、特长等。

子女海外教育低龄化趋势明显,六成以上人群选择高中及以下学龄阶段送子女出国接受教育,其中选择高中阶段的占比42%,选择初中阶段的占比16%。也有超过一半选择大学阶段。他们一般会提前2年左右为子女准备海外留学。

 

美国绝对是中国高净值人群送子女出国留学最青睐的目的地,高达65%的受访者选择;其次是英国和澳大利亚,分别占比19%和11%。其他位列前五名的国家还包括德国和新加坡,均在8%左右。


5.中国高净值人群规模

 

胡润研究院调查数据显示,截止2016年5月,中国大陆地区总资产千万以上的高净值人群数量约134万,比去年增加13万人,增长率达到10.7%,可投资资产千万以上的人群数量约68.3万。总资产亿万以上的超高净值人群人数约8.9万,比去年增加1.1万人,增长率高达14.1%,可投资资产亿万以上的人群数量约5.25万。总资产2亿人民币以上的超高净人群数量约5.7万,比去年增加0.9万,增长率高达16.3%,而可投资资产2亿人民币以上的人群数量约3.47万。

 

 

Top10省份


文章源自www.hurun.net 

若有任何问题,无需登录,直接在下方留言,向作者和小编提问
为了让我们更好的解答你的问题,可以简单介绍下自己

有其他问题可以加微信13817475196

按住二维码可以扫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