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能听说过各种高大上很厉害很难申请的奖学金,也可能听说过国外各种奇葩的奖学金,但你知道这个奖学金么?不好意思,这个奖学金啊,异性恋不能申请。

本次受访者是笔者的一位朋友——杨仑,今年刚从中山大学法学院本科毕业,目前在美国范德堡大学攻读法学硕士,恭喜他获得了今年彩虹奖学金一等奖。在本次采访中,我和他聊了聊关于该如何申请彩虹奖学金的一些经验分享,以及背后的一些故事。

关于CRN彩虹奖学金

什么是CRN彩虹奖学金?

CRN 彩虹助学金(CRN Rainbow Scholarship)由北美华人同志组织China Rainbow Network (CRN)设立的,是全球首个专门面向华人LGBT群体的助学计划,旨在帮助优秀华人LGBT学生来北美深造。

1.  申请条件

认同自己的LGBT身份

热衷社会公益

准备赴北美留学的华人学生

2.  奖学金标准

通过初选的候选人能够获得CRN提供的多种形式的申请咨询,例如利用CRN社区内进行联系,寻求同行建议,就业咨询等。获得终选的候选人会获得5000人民币助学金。

3.   申请准备

为方便大家申请,申请材料从简,只需以申请北美学校的package为基础提交一下材料:

简历

成绩单

在读证明/毕业证

申请任一北美院校的PS,无需任何更改

Addtional Essay,覆盖以下内容:你为何申请CRN Rainbow奖学金?如果有,你曾从事的同志相关志愿者活动以及对未来参加同志权益活动的打算。

将以上电子版发送至Rainbow_Scholarship@ChinaRainbowNet.Org

4.  审核标准

关注并积极参与社会工作,同志公益。

课业优秀。

以上介绍源自CRN官网:http://www.chinarainbownet.org/ 

与杨仑的对话

Q1:hi 小仑,跟大家打个招呼~

杨仑:大家好,我是杨仑。今年刚从中山大学法学院本科毕业,目前在美国范德堡大学攻读法学硕士。很高兴能跟大家分享关于申请彩虹奖学金的一些经验。

Q2:你的申请流程是?

就是按照CRN的要求,把我申请范德堡大学法学院所用的文书,再加上一份申请奖学金的个人自述,提交到了指定的邮箱。通过初审之后会有CRN的成员来进行电话面试,面试完了之后就收到了这个获奖的结果。

面试过程还是挺让人印象深刻。我前前后后一共被CRN的三位负责人分别面试了一次,时间加起来估计得有两个半到三个小时。不过说是面试,其实更像是聊天吧。就是我和面试官在这个过程当中分享彼此的经历,也分享自己对于LGBT平权运动的一些看法。我也从中得到了北美LGBT社群的一些信息,感觉和之前在国内通过媒体或者社交网络所了解到的内容还是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

Q3:申请过程中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吗?

申请过程当中没有特别需要注意的吧,就是能够在申请文书和面试的过程当中,把自己与LGBT平权相关的经历和对LGBT平权的一些看法真实地展现出来就可以了。(此时的小编瞬间懂得了采访傅园慧那个记者的心情。)

Q4、你认为自己最大的优势是什么?(或许可以分享一下故事)

我自己最大的优势,应该是我在同城担任义工的这一年半的公益经历吧。但这是一个long long story。

高中的时候我曾经在很长一段时间被嘲笑,被谩骂,被孤立,连老师都会跟我父母说:“你的孩子心理有问题”。大家都在恐同,那时候大家的观念都是:这个孩子要么不合群,要么人际关系不好,父母和老师可能会觉得需要反省的是我,而不是他们。我害怕听到这些话。

优秀的成绩和父母的信任使我免于陷入校园欺凌常见的恶性循环:被欺凌→性格孤僻,成绩下降→成为被欺凌的借口,老师不管不顾。(小编:所以在迷茫的时候,他人的支持信任以及自己努力挣脱现有环境能改变命运啊。)

中山大学有一门公选课叫《社会文化与多元性/别》,在课堂上老师会邀请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人来做分享——有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LGBT)等等,这些人坦然讲述着自己的故事,接纳自己的与众不同。这对我来说,简直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我在2015年加入了一个致力于青少年同志权益及其校园生存环境的服务、教育和支持性非盈利机构——同城(GLCAC),跟一群性别多元的志愿者共同参与"拒绝校园欺凌"的公益事业中。

今年3月8号,黄山市一名高中生拉拉因为性取向被同班男同学下春药,我曾写了一封《一位LGBT学生致田家炳实验中学校长的公开信》,述求学校开设性别多元的相关课程,并建立一套有效的校园欺凌防范与干预机制。尽管学校未给与正面回应,这封公开信最终在微博上获得了170W+的阅读量,3000+的评论和1500+的转发量,引发了广泛的关注与讨论。

2016年的时候我加入了“发声练习“性别友善分享项目”,第一次走上学校的讲台去分享自己的故事,希望让校园欺凌更可见。(小编:至今小仑已经在珠海、佛山、广州做了五场分享。)

2347090-955bccb201a0e5aa.jpg

图:小仑在讲台上分享校园欺凌的专题

我也曾经参与过国内高校去污名化的行动,比如到广东省教育厅举牌,表达正确描述同性恋的诉求。

2.jpg

图为:小仑和小伙伴们第一次举牌的场景,左2为小仑。

3.jpg

图为:第二次举牌小仑在大热天穿上厚重的衣服,扮演憨憨的大白。

其实参与街头活动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也会有着很多的顾虑,比如“被父母知道了怎么办,被辅导员知道了怎么办,别人会怎么看待我?这会不会影响我以后的升学和工作?”但是我发现有很多人在做着相同的努力,这让我感受到一种力量。

Q5、为什么会选择这样的方式行使公益?很多人会觉得你只要去支教、去老人院这样的公益就够啦,为什么要这么“偏激”。

根据慈善机构Metro的调查发现,42%的LGBT青少年有寻求以上帮助解决焦虑症和抑郁症的问题,52%的LGBT青少年据报道要么现在要么之前都有过自残经历,44%的LGBT青少年有考虑过自杀。

我认为这些年公益组织做了很多活动、倡导,但是LGBT群体在提升自身可见度方面有很大的困难,因为主流媒体的议程设置等原因,这些话语很难进入主流社会的视野,所以需要制度和法律的保障。

Q6、那这过程中有没有一些让你印象深刻的时刻。

因为留学申请的需要,我去找学校的丁建峰老师写推荐信,老师知道我参加的行动,对我说“作为一个优秀的法学生,在自己的一生当中,如果能够保持对社会可见度不高的弱势群体的关注,甚至通过自己的努力去推动立法进程,使他们的权利受到保障,这是一个法学生实现自己价值非常重要的方式”。这番话也一直鼓励着我。

Q7、有什么想跟师弟妹们说的。:)

希望能够有越来越多的师弟师妹,在专注学业的基础之上,能够愿意为LGBTQ平权运动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无论你的身份是LGBTQ社群本身的一员,还是直人。


说明:

文中提到相关数据来自同城青少年资源中心公众号“GLCAC-01”;最近他们正在招募志愿者,详情可关注他们的微信公众号。

欢迎转载,但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若有任何问题,无需登录,直接在下方留言,向作者和小编提问
为了让我们更好的解答你的问题,可以简单介绍下自己
按住二维码可以扫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