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y U | 当我在香港城市大学读传播与新媒体专业(CNM)时,我到底在读什么?_学岛网

原本想写,我在香港念MA,我在念什么。但细想,城市大学的校园氛围并不能代表香港其他6所院校,传播与新媒体 MA Communication and New Media (MACNM) 这个专业的学习经历也不能解释那么多其他专业的课业安排和设计。索性就无限缩小,从个人体验出发,来讲讲这四个月在香港的一些小小体会。

我第一次到香港是两年之前,在极富人情和传统韵味的台湾呆了半年后取道香港回家,春节前四天。一下飞机一股国际大都市川流往来的的人群就把我们一行六人挤懵了。排队上巴士关门开车的瞬间发现还有一位小伙伴被关在了门外,看她追着车跑,无奈和粤语司机交流不畅眼睁睁看着我们与她渐行渐远;从巴士上下来手忙脚乱把一个箱子落在了车上;提着大大小小的箱子想问路,发现大家都在埋头走路,一种举目无亲的异乡失落感;终于到达住处,300块人民币一间的宾馆房间和自家厨房差不多大,所有床单被套都晒在阴暗潮湿的走廊内部,整个人接近崩溃。这是我和香港结缘的开始,那三天在香港唯一的想法就是,我要快点离开,并且打死也不会再来这鬼地方。

但事实是我在临近毕业的彷徨大四兜兜转转了一圈,发现想继续念传媒相关专业同时近距离自由的观察华人社会的选择只有香港和台湾,而彼时台湾只对大陆985学校开放研究生的申请(虽然第二年三月两岸就调整政策从985放宽到211我也毫不犹疑的申请了,但由于城大3万留位费实在太凶残,这是后话),想走出来和想念书两种强烈的欲望战胜了那三天的恐怖经历,英语渣渣开始4个月考雅思的漫漫征程。拿到offer后交留位费之前我和我的老师说我对去香港的忧虑,她说只有两种结果,去征服它,或者它打败,但你要给自己一个机会。

然后我收拾包袱拖着行李箱一个人屁颠屁颠的来了。

因为有落脚的地方,有无限手机流量、智能手机和谷歌地图,这一次我没遇上什么麻烦。不懂路就GPS导航,不会就观察别人怎么做,那一阵子每天说话不会超过十句,孑然一身,一股强烈地孤独感。但是后来我接触粤语音乐看剧团演出看展览时,这种不用理会别人的孤独反而让我更沉浸其中,无形中提高了我的感受力。当然这也是后话。

有了这么多感情铺垫的前奏,我们终于可以进入标题所想表达的正题,我在香港城市大学念传播与新媒体这个专业,一年8万人民币的学费,到底花在了哪里。

我们专业这一届一共招了80个学生,其中陆生比例超过90%,香港招收的研究生陆生比例过高已经是常态,可能港大科技中文情况会相对好些,但如果决定要来这里念研究僧,不要指望身边一堆各色人种,日常用英语交流之类的,除了上课用英文,你面对的是一个十足的大陆氛围,连和香港学生接触的机会都很少。

我们系的老师基本都有美国PHD的背景,也有兼职教师拥有丰富的专业领域工作经验的,大陆香港台湾均有,只有大BOSS是欧洲人。所以学术的正统严谨是可以保证的。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已经试听完第二学期的所有课程,不管想继续申PHD或者开始找工作,都能找到合适自己的课程。

一年制的MA不用写论文,读完课程修完学分就可以拿学位,设置的初衷是给那些在职人士充电,所以它更像是大陆的广电夜校。第一学期五门课,四门在晚上,日出而息,日落而作的节奏。一年修满十门课,三十个学分,其中五门必修课,五门选修课。三个半月读完五门课,听起来很轻松。但请先来听一下五门课的作业。

一门讲研究方法的课,用十四周时间教一群学术小白从确定研究题目开始,到最后的问卷设计资料收集SPSS分析,并交出一份完整的论文。这门课包括2个测验,一个期末考试,一个介绍新媒体产品的小组报告,一篇小组合作的期末大论文并作报告。一门教传播理论的课,要求稍低,不用做问卷调查,但同样是3次考试,一个介绍传播理论的报告,一篇小组合作的论文并作报告。光是这两门课,几乎把我的精力吸干。因为你发现这个学期不断的在小组讨论,和老师沟通得到反馈被否定或者纠正,然后再查文献讨论再和老师沟通,同时每隔四周要复习一遍,因为还要!考!试!所有的文献都是英文。如果你有机会读这个专业,教这两门课老师,我们亲切的称他根叔,选课请慎重。呵呵。哦还有,两篇大论文都要查重的,超过一定比率是没办法通过的。

一门公共关系的选修课,要求我们每个人做一个理论相关领域的文献阅读,至少5篇文献和一本书或者一个书的章节,同时组队完成一个案例研究上台报告并上交纸质版,这门课的一个特色是,每周都有七八篇Reading上传到系统里,可惜我的进度永远停留在第!一!周……没办法,阅读经验就是看密密麻麻的英文材料肯定在十分钟之内大脑转睡眠模式。

 一门讲网络传播的课,老师是一个腼腆害羞的IT男兼码农,本系PHD,介绍一些前沿的理念技术看YouTube上的好玩片子,邀请他工作时合作过的小伙伴来分享新媒体各个领域的实战经验,作业是一个个人网站,一个分析网站的小组报告,并组团构想一个基于香港本土的网络营销方式,建网站并作报告。

最后一门课是最有意思的,这门课的老师现在是系里女生的男神,原本四五十个人容量的课,最后加签到八九十人,所以为了把机会让给大多数人,我把这门课drop掉了……这门课讲新媒体下的政策和法律,为什么要监管媒体?谁来监管媒体?如何监管媒体?老师从最基本的一些言论自由、诽谤、网络色情开始讲,比较美国、香港和中国大陆的法律,然后再深入到新媒体下的复杂环境对现有法律政策的挑战。这是课业最轻松的一门课,一个10页的小组报告,一个期末考试。

这样一学期轰炸下来,你会感觉日子怎么过的这么快,作业为什么永远写不完,那么多Reading真的是按照正常人的阅读量制定出来的吗?期末暗无天日那段时间在通宵自习室里想,这么苦为了什么?打电话回家汇报苦逼的生活状态,被老妈嘲笑,这是你自己死活要念的,谁也没逼你。

我和朋友戏言,如果你看谁不顺眼,送她来香港念硕士,折磨死她。哈哈。

日子是不好熬的,收获是有的。对我而言,最大的收获是,我很笃定自己不适合在现阶段继续念PHD,我不适合坐冷板凳来坐学术研究。我在国内读研究生的朋友说,她刚念了半年,就被老师洗脑让她继续念博士,同学中也半数以上打算继续念博士,在我看来很不可思。读博不是儿戏,如果你念博士的最初动力来自老师或者外部环境,请一定慎重。这个观念对于硕士同样适用。真正的学术是枯燥乏味需要大量比金钱更珍贵的青春的投入,我想这也是为什么真正的学术大家会如此受人尊重的原因。

第二个收获就是小组作业带给我的一些小小启发。我在本科时候,很不喜欢做小组作业。因为同学常常很没有执行能力,自己一天能完成的事情,放到小组作业来,一周未必能决定。在台湾作交换生的时候,通过小组作业去接触当地的学生,不知道是运气好还是怎样,接触到的台湾学生都行事果断有创新力,按照计划开会讨论提交自己应该做的那部分,合作非常愉快。因为我本身是严重拖延症患者,所以无法承担小组leader的角色,如果遇到一群拖延症,那事情就特别糟糕。这几个月的小组作业,是我唯一和周围同学深入接触的机会,我发现大陆的学生经常不太擅长讨论,可能是一个大Leader抛出一个想法,大家都拍手称号投票通过。也可能磨很久出来一个谁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做这个选题原因的东西。很少各自回去查资料或者有每个人本身就有很强烈的想探究某一领域的想法,然后头脑风暴互相说服互相碰撞最后选出一个最好的选题。这也是我觉得在香港念研究生的一个遗憾。第二学期我试图和不同的人去合作,但是发现,一个学期下来,已经很快形成各种各样的小团体,你突然间就从同学变成了外人,而外人要融入小团体,很难。但是,不管如何,我对团队合作的认识还是跃进了一大步。以前我总喜欢独立完成作业,简单,放心。但是,如果上述所列的所有作业都要一个人去完成,我觉得我们系没有人可以顺利毕业。很久很久以前,我的一位学长说,因为我们都不够优秀,所以才需要组团在一起去面对社会。这不是一个单枪匹马能闯出来的时代,我们需要有team,一个取长补短,强强联手的团队来面对各种各样的任务。

下学期的课才刚刚开始,无法说太多。但是看看课程计划想想3个多月100来天就要毕业了,内心一股凉气倒逼。刚开学就感觉又有一大波deadline在逼近。

作者:周凤婷,内容推荐自微信公众号香港高校传媒联盟(ID:HKGXCMLM)


推荐阅读:

CityU | 香港城市大学传媒 ( Media and Communication ) 专业分析与评价

City U | 香港城市大学创意媒体(Creative Media)硕士介绍

雷昕芸

喜欢柠檬 喜欢你萌

关注Ta 查看Ta的其它文章
若有任何问题,无需登录,直接在下方留言,向作者和小编提问
为了让我们更好的解答你的问题,可以简单介绍下自己
按住二维码可以扫描哦